bob网页版登陆

  江西省bob网页版登陆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
12309客户端二维码
12309客户端二维码
 
当前位置:首页>>理论研讨
浅谈对农村黑恶势力的“除恶务尽”
时间:2018-07-10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当前黑恶势力在各地还不同程度地存在,影响社会治安稳定,破坏经济社会发展,降低人民群众生活安全感。党和国家对此高度重视, 精心部署并缜密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相比城镇,乡村黑恶势力更是一股“歪风邪气”,靠拳头说话,“信拳不信法”,唯金钱开路,有钱能使鬼推磨,离间党群关系,破坏基层政权,最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对此须除恶务尽。

  一、乡村黑恶势力存在的主要情形

  乡村黑恶势力主要在操纵基层政权、掌控农村经济等方面像幽灵一样地存在,利益驱使形成黑恶势力。具体表现形式如下:

  一是挺进基层政权欺压百姓、扰乱基层组织的村霸黑恶势力。这股势力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想通过官商勾结,获取政府认可,攫取更大利益。当前一些地方村委会换届选举中,为推动地方经济发展,新班子中会进入一些“致富带头人”,若把关不严,黑恶势力就会有机可乘。

  二是以敛财为目的的抢占农村资源、侵占集体利益的农村黑恶势力。这股势力主要表现在农村重大项目建设中明知自己没有资质参与投标,但仍不惜以围标串标等违法犯罪为代价违规违法获取重大项目建设,欺行霸市,强买强卖,在得到项目后不断以转包、分包工程或收管理费等形式获取非法利益,之后受让方为挣得利益在工程建设过程中偷工减料,违规操作造成工程质量低下,集体利益必然受损。

  三是依仗宗族、恶名横行乡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稳定的村痞村霸势力。这股势力主要依赖宗族家族人多仗势,“人多力量大”,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做事耍横胡搅蛮缠,弱势群体有苦不敢诉、有怨无处说,否则动辄拳头相向,在这个所谓的“和谐”社会,弱势群体“不情愿”地谅解使得黑恶势力的从轻处理,更加助长了村痞村霸的嚣张气焰。

  四是操纵经营“黄赌毒”等危害农村社会安定稳定的黑恶势力。比较典型的有地下赌场、地下钱庄,纠集一批不法分子以赌博营利为目的,严重扰乱社会安定,好逸恶劳、好吃懒做的习性加剧了社会不稳定因素。

  二、乡村黑恶势力存在的原因分析

  乡村黑恶势力并非一日形成,而是经历了一个由小到大的演变过程,而这一演变过程既有制度不完善也有执法实践不规范的原因,还有广大人民群众法治意识淡薄等原因,主要情况如下:

  第一,防范基础工作薄弱,导致农村黑恶势力难以及早发现。但从调查的情况看,基层工作中存在对刑释解教等重点人口及其他列管工作对象控制管理不到位,特别是流动人口中无固定居所、无固定职业的高危人群或受过打击处理的人或有涉恶或其他违法犯罪活动倾向的人不能完全发现并列管掌控。一些农村黑恶势力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由于基层公安机关对黑恶犯罪性质特征不熟悉,加之农村地区是典型的熟人社会,民警和当事人双方都是熟人,有的甚至是亲戚朋友等,因而对一般的治安案件能调解就调解,尽量不伤和气导致警方不得不在一些案件上有所妥协,致使一些农村黑恶势力难以及早发现。 第二,官方对黑恶势力的性质和危害认识不足。一些地方领导人担心影响任期政绩和地方经济发展环境,不愿意承认当地有黑恶犯罪以下基层组织的领导打击黑恶势力影响当地经济的发展,这也是打击农村黑恶犯罪的一个普遍难题。许多黑恶团伙的头目也是当地的经济能人,尤其是在他们开办了一定数量的经济实体时,尽管发展早期和壮大后的经营方式和手段涉黑涉恶,但为当地提供了不少就业岗位。吸纳了不少剩余劳动力。在处理了黑恶头目之后,如何以及能否正常维系这些实体的运营是个大难题,这也是一些地方政府不愿打击农村黑恶犯罪的原因之一。

  

  第三,司法实践中对黑恶势力的打击效果未达到罪刑相适应,罚不当罪。目前在司法实践中对农村团伙犯罪只按其犯罪活动所涉及的具体罪名进行处罚,这与其社会危害程度相比未做到罚当其罪。如恶势力团伙实施的轻伤害犯罪,其社会危害性不同于普通轻伤害,但实践中也往往被判处缓刑,或者处以罚金,有的甚至做了调解处理,致使一些恶势力犯罪分子很快又回到社会,犯罪成本小是黑恶势力存在的司法基础。

  第四,社会对法治中国的信仰还未深入人心,依法行政的效果还没有在广大人民群众中得到普遍认可。人情社会,有熟人好办事的人治思想还根深蒂固,纵有规范制度完善法律也全然不顾去遵守执行,内心的攀比致使思维定势并形成内心确信,黑恶势力就会曲解为应然的存在,不是黑恶势力有多么恶劣而是人家在制度内有多么多的熟人,久而久之这种应然的存在也就演化成必然的存在。

  第五,黑恶势力查处较为困难,这也是现实。实践表明,涉黑涉恶犯罪的组织者一般很少直接参与具体的犯罪活动,但其对社会的危害性则远远高于具体实施犯罪行为的组织成员。在收集证据时容易忽视了有组织犯罪证据的收集,导致首要分子的组织、领导作用不能通过证据明显体现出来,使犯罪的策划者、指挥者、获利者得不到应有的法律制裁,打击不力,留下后患。在案件认定具体标准难以掌握。由于办理涉黑案件涉及多个诉讼环节,并且实际情况差别较大,导致实践中公检法司法机关对涉黑案件的定性仍然存在分歧,主要表现在对涉黑犯罪的组织性、经济性、控制性认识不一,从而影响了对涉黑犯罪的打击力度。

  第六,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是黑恶势力存在的经济条件。生产力决定生产方式,粗放的生产方式下巧取豪夺成为常态,处理问题方式方法简单粗暴,黑恶势力应势而生,谁家的势力大、后台硬谁就强得先机,占得财富, 当这种方式成为一种习惯,黑恶势力便落地生根。 三、严厉打击乡村黑恶势力的建议

  

  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要求更加注重发挥法治在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中的重要作用。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依法治国发表重要论述,提出明确要求。要解决办理乡村黑恶势力存在的种种问题,归根到底都是要靠厉行法治、贯彻法治精神,才能捍卫社会公平正义。

  第一,严格依法行政,不断规范基层政权选举和农村经济工作。黑恶势力挺进基层政权攫取经济利益主要抓住了行政管理瑕疵和行政人员人性弱点,只要严格依法行政,严把人员准入关,确保人员的纯洁性,黑恶势力就没有存在的土壤,如在基层政权中,所推荐的候选人需具备如为人正直,愿意为农民办实事;上传下达,积极为农村宣传国家的政策法规等;有号召力,思想觉悟高,能带领农民致富;谦虚,能听从农民的意见,接受村民的监督;家庭背景简单等条件,对有违法犯罪前科劣迹或不务正业者一律不得提名为候选人;如在农村经济工作中,对重大项目建设严格落实招投标制度,规范项目评审监督,严格审查投标人资质,对借资质投标者以及围标笼标者等由纪检监察部门移送公安部门按照涉嫌串通招投标罪处理,严厉打击串通招投标行为。

  第二,把握司法标准,增加违法犯罪成本,确保法律统一正确实施。法律具有明确性、稳定性、统一性、严肃性和程序性,是裁判的惟一准绳。对黑恶势力的惩治,公检法三家执法单位要在组织性、经济性、控制性等方面有统一的认定标准,不能各执一词或有老好人思想或人为制造打击盲区,其中对拟判处非其监禁刑的犯罪分子要全面评估其社会危害性,听取所在社区或村委会意见,要罚当其罪。好的判决既要讲求良好的法律效果又要讲求良好的社会效果,在判决时要酌情考虑到民愤、舆论、形势、政策以及与时俱进的成分使案件处理后能保持社会安定稳定,但不能以政策去替代法律。

  第三,惩防并举,严厉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伞”。 关于 “保护伞”,有种理念认为,没有保护伞,黑社会性质组织不可能生存;没有发现保护伞,说明打击力度不够;哪里没有打出黑社会性质组织,哪里的领导就是保护伞。虽说这种理念值得警惕,但足以说明黑恶势力与“保护伞”两者之间的利害关系,对此我们须坚决落实中央关于“对涉黑涉恶案件,一律深挖其背后腐败问题;对黑恶势力‘关系网’‘保护伞’,一律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的要求,坚守职责定位,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把打击“保护伞”与侦办涉黑涉恶案件合起来,做到同步侦办, “保护伞”应对黑恶势力所犯的全部罪刑承担全部责任。尤其要抓住涉黑涉恶和腐败长期、深度交织的案件以及脱贫攻坚领域涉黑涉恶腐败案件重点督办。

  第四,加大法治宣传教育力度,形成对黑恶势力严打的高压态势。当前群众法治意识还相对淡薄,依法治国理念还未扎牢扎深,社会需要不断地对黑恶势力进行严打的正能量激活对法治的信仰,特别对于青少年集中的学校等单位,应加强对学生的宣传,正确引导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人生关和价值观,有效预防、减少青少年犯罪,各学校、家长和社区还应加强对失学青少年的监管力度,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学习工作条件,保证其健康成长。以案释法(特别是大要案),法治宣传教育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如根据真实案例改编拍成电影或电视剧等,展现党和国家向黑恶势力亮剑的决心和勇气,对待黑恶势力绝不手软、绝不留情,除恶务尽。

  第五,完善相关法律规定,提高打击黑恶势力的操作性。一是法律规范应尽可能使用规范的法言法语,避免使用政治术语或者文学语言。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特征表述中使用了“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这些语言边界模糊,情绪倾向明显,模糊了法律规范的边界,建议今后以立法或司法解释形式予以规范和明确。二是增加从宽内容。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涉及的犯罪分子包括组织领导者、积极参加者和其他参加者三类人员。对于其他参加人员,从条文上看,只要他们参加了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不管有没有退出,有没有实施其他犯罪,都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胁迫参加的人可以通过总则关于胁迫犯的规定解决,按照犯罪情节减轻或免除处罚;对于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又退出、且没有实施其他犯罪的,可以减轻或免于处罚。对他们体现刑法的宽大处理更符合形势政策和刑法的基本精神。

  第六,提高执法人员的执政能力,增强把握黑恶势力犯罪案件的侦办水平。公安部门加强对黑恶势力案件的侦办,集中人力、物力和财力,有针对性的打击群众反映强烈的"黑恶势力犯罪",加强对黑恶势力犯罪的摸底排查工作,对多发性的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等线索、案件进行梳理分析,从中发现线索予以立案查处,检察机关应充分发挥监督职能,强化黑恶势力犯罪的立案监督。"黑恶势力"的犯罪,往往具有组织严密,隐蔽性强,难以发现的特点。为了有力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应主要从以下几方面拓宽渠道:一是通个群众的来信来访和、上访和申诉发现问题,根据上访内容判断案件性质,从而有效进行立案监督。二是从审查案件中发现线索。对侦查机关移送的案件通过认真审查,及时发现案件中的漏罪漏犯情况,从中发现涉黑涉恶的案件线索,采取有力措施予以打击;三是通过对地区社会治安状况的综合分析发现问题,对社会治安长期较为混乱的引起重视,通过对原因、人员、作案方式进行分析,发现"黑恶势力"犯罪活动;四是通过对一些群体性事件的调查研究,从中发现线索。五是通过和侦查机关的联系会议制度,通过案件探讨和讨论,发现社会治安突出问题,从中发现"黑恶势力"线索,有效实施打击

  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一般是团伙犯罪案件,涉及人员面广,取证难度较大,没有过硬的侦办技能很容易使一起黑恶势力案件办成普通的刑事案件,这样不但没有达到应有的办案效果,反而容易助长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所以执法人员应在办案能力上下功夫:一是注重公检法三家的业务协调,确保在认识能达到统一;二是注重办案的方式方法,确保侦办案件的隐秘性,避免案件当事人串供;三是注重运用科技侦查手段,找准犯罪动机,全面准确收集犯罪证据。(丁国龙 供稿)

友情连接       

版权所有:江西省bob网页版登陆

工信部ICP备案号:京ICP备10217144号-1

技术支持:正义网

本网网页设计、图标、内容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禁止作为任何商业用途的使用。